北京pk10--“万象”更新中老情-企业要闻-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万象”更新中老情 点击量:6967  2015-12-11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万象”更新中老情 ——中铁二院设计的中老铁路磨万段开工纪实 2015年12月2日,当地时间11时,老挝首都万象沸腾了!由中国中铁二院集团公司承担勘察设计任务的中老铁路磨丁至万象段(以下简称磨万段)开工奠基仪式在拟建的万象车站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与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国家主席朱马利,总理通刑、副总理宋沙瓦·棱沙瓦等领导和嘉宾,共同为老挝第一条现代化铁路奠基培土. 这锹土,奠定了“一带一路”建设和泛亚铁路规划中线方案落地生根的坚实基础;这锹土,代表了中国铁路技术标准越来越多地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这锹土,播下了中老两国邻邦之谊的种子,也必将结出合作发展的累累硕果. “万象”更新,万象更新! 作为泛亚铁路中通道和中国东盟铁路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老铁路磨万段建成后,将贯通泛亚铁路中通道,成为中国与相邻国家铁路通道建设的示范工程,对于促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发展,带动沿线社会经济发展、资源开发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而这一切,都将烙上熠熠生辉的“中国印”! 老挝铁路中国化 泛亚铁路中通道起自昆明,途经老挝、泰国、马来西亚至新加坡,全长3563公里.目前,泛亚铁路中通道中国境内的昆明至玉溪铁路为既有线,正在进行扩能改造;玉溪至磨憨铁路拟于2015年12月开工建设,工期6年.万象-曼谷-马来西亚-新加坡的米轨铁路已经贯通.因此,要实现泛亚铁路中通道的全面贯通,中老铁路磨万段建设,势在必行. 责重山岳,能者方可当之! 担纲中老铁路磨万段勘察设计重任的,正是拥有60余年历史积淀的中国铁路勘察设计行业领军企业——中铁二院.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规划建设泛亚铁路东、中、西三个通道,二院老领导、老专家就曾在交通极为不便等情况下,几经辗转,远赴老挝、越南、缅甸、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开展踏勘. 2008年3月,商务部组织“援老挝国铁路网规划”项目考察组,对老挝进行实地调查和资料搜集,正式拉开了老挝铁路建设研究的序幕.同年6月,中铁二院便完成了老挝铁路网规划. 为了这条中老友谊之路能够早日动工,中铁二院20多个专业的数百名工程师密切配合,近五年来,虽历经波折,仍不改初心. 根据中国铁道部和老挝公共工程与运输部于2010年4月7日在北京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与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公共工程与运输部关于铁路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在2010年至2011年间,中铁二院先后编制完成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在老挝国内地质资料近乎为零的条件下,通过可研阶段的工作,基本建立了老挝区域地质构架,确定了线路通过区主要岩性分布和主要构造的发育特征,填补了线路经由地区的地质空白,为中老铁路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受诸多因素影响,自2011年5月以后,项目立项工作进展缓慢.时隔四年多,2015年10月8日至9日,中国铁路国际有限公司委托中国铁路总公司工程设计鉴定中心对该项目可行性研究进行审查,由中铁二院编制的《中老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在京通过评审;11月13日,中老政府签署了政府间铁路合作协定,中老铁路项目终于进入了实施阶段. 二院人像听到了孩子久违的呼唤,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那些为之流血、流汗、流泪的日子,依然铭心刻骨;那些白天踏勘、彻夜绘图的日子,终有所得. 中老铁路磨万段全线位于老挝国家境内.北起中老边境口岸磨丁,向南经老挝北部的南塔省、乌多姆赛省、琅勃拉邦省、万象省后,抵达线路终点——老挝首都万象市.线路全长427.201公里,Ⅰ级铁路标准,设计行车时速160公里,其中万荣至万象段平面预留时速200公里. 全线近期新建车站33个,初期开放21个,近期开放12个;正线桥梁162座68.093公里,主要控制工程为桥长1220米的湄公河1号特大桥和桥长1436米的湄公河2号特大桥;正线隧道72座183.978公里,最长隧道是位于班森站-班那迷站区间内的森村隧道,全长9405米.桥隧总长252.071公里,桥隧比占59.01%. 427.201公里,这条看似不算太长的单线铁路,却凝萃了中国铁路勇闯世界的无畏和精彩. 尤其值得骄傲的,是中老铁路磨万段为我国第一个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运营,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通的境外铁路项目.线路全部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使用中国设备,这标志着中国铁路的海外之旅,已从过去的技术合作、服务、工程承包,走出了涵盖成套技术标准、设计建设、运营管理、设备制造全面输出的新路径. 全线采用中国铁路技术标准,体现的是中国智慧;采用中国设备和产品,认可的是中国制造;采用中国运营管理与维修服务体系,展示的是中国经验;毫无保留地为铁路所在国家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持,培养本土化技术人才,彰显的是中国情怀! 吹响冲锋号 中老铁路磨万段沿线80%为山地和高原,且多被森林覆盖.境内最大的河流——湄公河流经西部地区长达1900公里,深切峡谷和山间盆地交错分布,溶蚀孤峰挺拔耸立,横向冲沟发育,地形地貌条件极为复杂. 此外,老挝国内目前仅有一条长约3.5公里的米轨铁路,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地质、测绘、水文、气象等基础资料匮乏,公路、电力等配套工程不完善,未爆炸物、毒蛇、野兽、疾病等外部威胁巨大,给该项目的勘察设计和建设施工带来了严峻挑战. 面对重重困难,在原铁道部相关部门、中老协调组、中国中铁的指挥下,中铁二院适时成立中老铁路项目部和老挝分公司,为项目推进发挥了“桥头堡”的作用. 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漆宝瑞高度重视,亲自率队赴老挝考察指导工作;总经理朱颖多次组织召开现场工作会,要求全体参战人员站在中国铁路“走出去”的高度,把中老铁路建成百年不朽的标志性、示范性精品工程;副总经理闵卫鲸兼任中老项目部经理,打破常规,通盘谋划,为按时优质地完成该线的勘察设计任务赢得了主动权.现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赵德义也为项目实施进行多方协调. 作为“内联外协”的中枢系统,项目总体组的工作也是千头万绪.对内要统筹协调、动态指挥老挝与成都之间的各类技术问题,力争实现方案调整无缝衔接,对外要与中老两国相关部门、单位协调,为项目推进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有时候真希望自己生出三头六臂,能同时应对很多事情.”项目总体设计负责人陈建国感受颇深. 为切实高效地推动了项目定测和初步设计工作,将可研修编、定测及初步设计、地质勘察、科研攻关、投资预估算、三维设计、临电勘察设计等分别落实责任单位,点面结合,平行推进. 2010年12月底,时下正是冬播季节,在中铁二院总部的中老铁路集中办公区,同样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为了尽快稳定线路方案,中铁二院将下属的“王牌军团”——土建一院作为设计主体单位,抽调30余名“金牌”设计师,20天内突击完成可行性研究文件编制任务. 同一时刻,中铁二院继续调遣勘测设计精英团队深入老挝项目现场,紧锣密鼓地开展初测、定测、钻探工作. 地处热带、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的老挝,每年仅有旱季和雨季两个季节,野外踏勘只能抢在10月至次年4月的旱季进行.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仅细数自2010年至2011年5月中老铁路磨万段的勘测工作量,就可以用“震撼”来概况:完成了1:2000地质调绘近1000公里;1:5万区域地质调绘近7000平方公里;浅孔钻探12.7万米,深孔钻探近3000米. 踏勘地雷阵 受历史原因影响,老挝境内的北部山区依然有大量战争遗留未爆炸物,随着时间流逝,弹药的启动装置逐渐腐化,从而导致其更容易被触发,这为地质勘察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也增加了踏勘人员的心里负荷,可谓步步惊心. 对此,中铁二院领导高度重视,在中老铁路项目部和地勘岩土公司的精心组织下,通过“一探、二挖、三注意”的方式,保护大家的生命安全北京pk10即根据具体的钻探位置,先由老挝军方工兵排爆组对作业区域进行地毯式探查,标明“安全区”,继而清除作业区的覆盖物和表层土壤,先行挖探两米,确认安全后再开始钻探. 在一系列安全程序的指导下,成功起获了两枚炸弹,保证了勘察工作的顺利进行. 挑战无人区 悄然间,时间跨越了近五个年头.为顺利推进下一步工作,必须完成全线精密工程控制测量网测量工作,测绘院精密工程测量处有幸再次承担该项目的精测网补测任务,处长张新胜、总工程师赖鸿斌、副总工程师李涛及时组织召开技术交底会.鉴于时间紧迫,经过几天的前期准备,今年10月28日,在技术骨干宋健的带领下,由13人组成的测绘小组兵分两路,克服诸多困难,分别进驻万象、孟赛项目现场. 近五年来,老挝国内的变化不算太大,但原本荒芜的山地全部变成了茂密的橡胶林,控制点保存情况与预期严重不符.其间还要穿越几十公里的无人区,除少数猎人外,从未有人进驻. 为了完成对无人区的踏勘、调绘工作,二院的小伙子们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帮助下寻找向导.老村长听说是中国同志来进行铁路勘察,高兴地拍着胸脯说:“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熟悉周围的环境,一定让我给你们带路.等以后铁路通了,我们外出就方便了,这要谢谢中国同志!” 就这样,那些苍茫寂寥、人迹罕至的密林间,时常出现一群头戴草帽,身背器具、干粮和水的年轻身影.他们每天早出晚归,在烈日蒸熏、虫噬蚁咬的艰苦环境下,爬坡上坎,开路探路,粗重的喘息声不断考验着大家的体力和意志. 尽管如此,从未有人抱怨退缩,因为大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中老两国人民渴望早日建成铁路的迫切心情. 阿波,四川人,在老挝打拼了十几年,目前从事木材生意.得知自己的老乡在设计中老铁路,他感动由衷自豪:“老挝的交通太恼火了,从北部到南部开汽车要三四天,运输时间长、成本很高.铁路修通后,可以极大地改善交通条件,让我们的产品更有竞争力,到那时还会有更多的老乡来老挝寻求发展机会.” 道姆肯是老挝山区的农民,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以后我可以坐火车去首都看看,还可以去更远的地方,有机会我还要带着孩子去中国看你们.” 遭遇“吸血鬼” 在老挝进行野外踏勘,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潜伏在植物枝叶上的“吸血鬼”——旱蚂蝗. 大家几乎每天都处在旱蚂蝗的埋伏中,刚开始,年轻的同事总会惊吓不已,晚上还常做噩梦,虽然在前辈们的帮助下慢慢适应了周遭环境,但那些细长蠕动的躯体,还是给勘测队员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 有一次,中老铁路项目部副经理常兴旺带领地质组成员开展地质调绘工作,淅沥的小雨下了一整天,大家穿着早已被淋湿的衣服,坚持对隧道进出口、桥址区、路基等工点进行现场调绘.晚上6点多,当完成20多公里的测绘工作回到驻地时,常兴旺脱掉湿漉漉的外衣,简单擦拭后开始整理资料,直到晚上11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冲个热水澡.拧开喷头,一股浓黑的水从身上流了下来,“怎么这么脏?”常兴旺边想边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大腿上有个洞还在不停淌血,那些脱下来的衬衣上也有血染的结痂.“又被蚂蟥咬了?去医院处理一下吧!”同事们十分关切,常兴旺反倒很乐观:“我的血是甜的,蚂蟥吃饱就走了,不会钻进去的.”简单消毒后,找个纱布包扎一下,第二天继续工作. 蚂蟥附在人身上吸血时,能分泌一种麻醉物质和防凝血物质,使被叮者难以察觉.踏勘期间,大家的注意力一般都会集中到工作上,停下来休息时才发现腿上爬满了吸血蚂蟥,有的甚至已经钻入肌肉,很多人都有用刀刮、烟头烫等方式对付它们的恐怖经历.项目桥梁专业设计负责人付刚的腿上,至今还留有多处被叮咬的黑色印记. 到后来,只要有一位队员感觉身上发痒,其他人都会不约而同地自我检查,生怕在不知不觉中“无偿献血”. 热带地区蚊虫肆虐,同样令现场人员苦不堪言,中老铁路项目部已经先后有五人感染了疟疾、登革热,病愈后,他们又会回到这片“阵地”继续战斗.能够支撑他们坚守付出的理由,只有两个字:“使命”. 人必有所执,方能有所成. 在异国他乡,他们每个人代表的都是“中国”,只要穿上印有“中铁二院”四个字的橘色工装,他们就是中国铁路人顽强拼搏、无私奉献的精神象征. 在这个大时代宏伟战略的背景下,两跨湄公河、弧度优美的中老铁路磨万段既像力挽千钧的一张长弓,即将射破老挝“陆锁国”的局促之靶,又如呼之欲出的钢铁动脉,强劲地搏动在中老两国友好邻邦的理想和蓝图中.(本网记者:孟美辰)

多才多艺的貂熊